浮灯

私设如山

【安樾】


没看过原著没看过电视剧,就看了cut和百度百科,写出来满足一下自己的私心,吃不下主cp我好苦逼,连文都没得看感觉自己要死了。
肯定ooc了,对不住各位了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时樾捏着手里照片的一角,倚靠在沙发上,认真仔细端详着照片里的人。
泛黄的照片里,略显青涩的女孩梳着高高的马尾,一丝不苟却依旧稚嫩。笔直地站在高大的榕树旁,衬得整个人身形娇小。
那是高中的安宁,是与现在完全不同的安宁。
时樾指尖摩挲着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伴随着安宁从书房里走来时高跟鞋碰撞地面的声音,时樾将照片塞回了电话机下,坐直了身体十指交叉,收敛了本就不太多的表情。
似乎他在她面前,渐渐不再有太多多余的表情,哪怕情绪溢满,也是波澜不惊。
不一会儿,安宁手里拿着需要交给他的文件,在他半步之外站定,眉眼弯出惑人的笑意,声线慵懒“今晚要走吗?”
时樾颔首,却没有开口接话。
安宁不甚在意,转身贴着时樾坐下,纤长的指尖轻轻勾住时樾的下颌,温软的气息拂过时樾脸颊,“要是…我不让你走呢?”
时樾略微皱起了眉,恍惚想起多年前安宁第一次留他过夜时的相似话语,甚至语气神态都不曾有过多的变化。
“安姐…”时樾开口,这贴着他下颌的冰冷指尖便移到他的唇上。
“不要拒绝我啊。”安宁艳色的唇边挑起一抹勾人的笑意,时樾不适的挪开了视线,却被依附而来温软的、充满成熟女性气息的身子弄得僵硬了身体,明显推拒。
隔着薄薄的丝质睡衣,安宁的身子紧贴着时樾一丝不苟的西装外套,下巴搁在时樾的颈肩,气息绵长而诱惑。
“时樾,玩儿够了就该回来了。”
这句话仿若引火索,时樾漠然的神色瞬间沉了下来,翻过身将安宁狠狠压在身下,双手扣住安宁不太安分的手腕,“你要做什么?”
安宁浅笑,也不挣开,也不回答“你是不是嫌我老了。”
时樾一怔,他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这个问题了,或许是女人天生在意自己的年龄,或许是其他,时樾还没有离开这里的时候,安宁经常性的、近乎偏执的一次次询问着时樾。
老吗?安宁大他九岁,那她念高中时,他又在做什么。时樾不由想到了电话机底下的照片,照片里的安宁青涩、干净。他身下的安宁,妖冶、惑人。
那时候的她是什么样子的?
安宁曾说过,她想要忘记这里,想要离开。
那他呢,他是怎么回应的。
他说,我陪你离开这里,他说,两个都有过去的人,才可以重新开始。
真是巧言令色。
然而这一刻,他却对她的过去有了些许好奇。
“时樾”身下的女人低声念着他的名字,“是虚与委蛇还是假戏真做,你真当我分不出来吗?”似乎并没有等他回应的意思,自顾自说着“你是我的时樾,无论你以前是谁,你来的时候,就已经属于我了。”
他一向讨厌她这种自以为是宣示主权的话语,他盯着她开合着的唇,内心有一种冲动,想要堵上这总是激怒自己的过分艳丽的唇瓣。
他没有这么做,因为她做了。
安宁贴上自己的时候,时樾微微一顿,她柔软而又偏冷的唇与自己的贴在一起。安宁白皙的双臂交织上时樾的脖子,将他带往她的怀里。
安宁收回手轻抚着时樾的喉结,慢慢划下,落在了他衬衫的纽扣上,含着他的唇含糊道“时樾,我要你…”
时樾双手搭在她柔软的腰肢上,不自觉抚弄着,脑子里渐渐充斥了自己在这具身体里尝过的热烈,这种残存在身体里的记忆不是刻意就能够忘记的,就像是一种刻在身体里的瘾,被安宁不动声色勾了上来。
安宁侧过身子借着力将时樾推倒在沙发上,时樾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没有拒绝,就好像不知道为什么他对这个女人恨之余,又有怎样的、让他无法理解的情绪。
他的手轻抚着安宁的身子,一点一点揉捏着,感受着手底柔若无骨的惑人,呼吸渐渐粗重。